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南宋风烟路

第1902章 生死偕行,肝胆并立(1)

南宋风烟路 林阡 5439 2021-07-31 11:55

  镇魂小说网 www.jxlhkj.com,最快更新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!

   “怎么了?天骄半日好不了吗?”林阡奇问。辜听弦一安睡,他便站起身。

   “就觉得金蒙的增援来得好,可咱们的增援来得差。”徐辕把最重要的一条情报递给林阡时,众将还以为是说笑,盟军需要什么增援?

   陈旭最先会意:“朝堂派人来分功了。”

   “派谁来?何时到?”吟儿关注,不怕捡漏,只恐添乱。

   林阡不可能拒绝官军来,却也务必给他们备点援手:“若是酒囊饭袋,那么陇陕的格局还真得微调。”

   “信件里没说明白,主要内容仍是跟主公协商封号、封地、赏赐之类。”徐辕回答。

   “哈哈,我觉得定北王、镇南王、平西王都不行,这样吧,这次跟皇帝老儿谦虚些,要个‘斩铁神侯’就好!”吟儿嬉笑,林阡正一边喝酒一边看地图,听到时差点一口水给喷出来。

   “前两天我和杨叶通信,他对我说,宋帝以联姻相邀,主公以惧内相挡,次次插科打诨,看似因私废公,始终不能治本。”陈旭说,跟朝堂打交道还得听杨叶的,“事不过三,今次别再扯什么封号合不合适了,主公直接表现出江湖中人对功名的厌倦即可,言辞可粗莽,流露真性情。”

   “确实武功越高,对某些事的索求就越少。”林阡近来总有武功逆天、破坏人世平衡的感觉,所以真的产生出比过去更强烈的遁世意念。

   “……哪些事?”吟儿一愣,紧张得像极了竖起耳朵的兔子。

   “呃……”林阡还没回答,金陵扑哧一声笑出来,片刻后,赶紧帮他俩打圆场:“不啰嗦,那就回复朝堂说,咱们打完天下,全去蜀山修仙,这般宋帝的心病应该就少得很了。”

   “看这仗结果如何?兴许还真能如此。”林阡看出吟儿向往,“大局若定,激流勇退。封疆拜印不如临湖摘星。”

   “真的吗。”吟儿眼睛一亮,“还是江湖好,不会拘着我!”

   “哪那么容易。”徐辕苦笑,泼冷水说,“盟军十个有九个不会给你们机会去修仙。”

   “修仙也不能写!哪个皇帝不追求长生不老、灵丹妙药?可别诱惑得他跟你们一起去寻仙、从此不理朝政了!”陈旭不愧心比常人多一窍。

   “对对对!”林阡赶紧改。

  

   还需再等半日才能复原,盟军众将虽无战力倒也不曾清闲,要么充当参谋,要么整理情报,要么操练兵马,要么管理后勤,要么忙着渗透舆论。

   最后一点,是务必使宋军在恢复战斗力后、与金军靠舆论扳到的平局尽可能短——既然昨夜未能把金军掐断气,那就得管舆论的发酵与抹黑了。

   各司其职,吟儿发现自己竟成了除林阡之外体力最充足的一个,想了想还是不能人浮于事,于是向众位军师请示,去兴隆山察看“盛世”布防,速去速回。

   其实也是被林阡收鲲鹏给诱惑的,除了视察军情、安抚民心这些正事之外,她迫切想看看,自己的囊中之徒万演,现阶段到底混得怎么样了。

   提起万演,那虽是接替王冢虎守环庆的最佳人选,却也是这世上最厌憎林阡的人之一。谢清发、燕落秋,是万演跨不过去的两道坎。薛焕、解涛,是万演最肝胆相照的两个战友。曹王知遇之恩,万演更当结草衔环以报。

   林阡当然有自知之明。因此那晚他去劝降时,不得不带着吟儿当缓冲,却终还是得亲口与万演约法三章:“万将军接管‘盛世’,只需答应我林阡三件事:守山河,护万民,不倒戈。”

   接手盛世,一不算接受林阡恩惠,二弥补王冢虎遗憾,三能散发自己光和热,何乐而不为?当日,万演是真对结拜兄弟王冢虎遗下的弟兄们动了恻隐。

   “万将军算答应啦?这段时间应该没什么外敌来犯,你若无聊,就翻看翻看我这本好剑谱。”有教无类,吟儿收徒弟越来越见缝插针。

  

   然而,不知是林匪奸诈,还是说万演单纯?一旦他万演守护盛世,郝定立刻就自由伐金,直接朝曹王府杀了过去,万演间接地还是误上贼船!后悔莫及,可现在如果再变卦,岂不是叛来叛去的无根败类!而且还会连累盛世这么多无辜军民!

   “悍妇,你老实说,林匪是否算准了我不会辜负兄弟?他全权交托兴隆山,是为了给我万演‘担负’‘牵绊’,好彻底斩断我回金之路!?”不同于盛世其余人都毕恭毕敬,万演此刻再见吟儿,忍不住持枪怒喝。

   吟儿原地不动,示意左右撤去刀兵,抚着石碑答非所问:“冢虎他虽然去了,但临终前对胡弄玉报恩,对唐小江报仇,为主公救局,为旧主救世,死而无憾,不枉此生。”

   “又想说什么教!”万演见识过河东五岳被她一张嘴给盘过去,因此立刻拒绝听。

   “人生于世,总有自己的终极使命,未必和起始完全一致,但若能找着道,定能对初心兼容并蓄。”吟儿回忆,“比方说我,我从小就想抗金、收复大宋的河山,可后来知道曹王是我的亲生父亲,当时我迷失方向,实在连一死了之的心都有。”

   “原来你也有脸的么。”万演冷笑,“我以为你忘了自己姓甚名谁。”

   “可后来我想通了,金国公主的抗金,是束缚也是一种空前绝后。”吟儿一笑,转身看他,“只要我打赢了金军之后,还能借这身份帮所有亲族都安排个好去处,那我也算完成了‘金宋共融’,跟我小时候的理想有什么不容?”

   “做梦!林阡把金军打成这般零落,你还如何能‘金宋共融’?”万演所述种种,令吟儿清楚意识到,还好,兴隆山一带,民众信服的舆论还是林阡太狠,而不是刽子手、血手屠夫之类。

   “他不先活捉,我怎么说教?”吟儿眼神一厉,顷刻利剑出鞘,“看招!”

   “……”万演没想到她这么跳脱,一眨眼血光就到胸前,赶紧应变,枪法却不由自主流露出点苍派风格,正待切换,惜音剑环环紧扣、追杀更猛,他无奈之下、想保命就只能按她要看到的方式打、招招式式都像理论学习遇到实践考核……

   诗情也似并剑快,剪得秋光人卷来。转瞬便交迭二十个回合,他被刺、斩、削、扎得上气不接下气,但现学现卖倒也暗暗提升不少;对面则罢如江海凝清光,只见那悍妇一笑收剑,毫无杀气,依稀过足了瘾。

   “不错,几天功夫,就自学了师父的两三成。”吟儿满足至极,万演却尴尬无比,好奇害死猫,这下拿人家的手短,还真的只能听她说教了!

  

   围观者们悬吊起来的心终于落下去,纷纷上前“主母”“盟主”,却显出人群的层次错落。

   “我就来视察军情,都能抓几个宵小吗。”吟儿猜,可能是金蒙散谣的宵小来了。

   “什么人,好大的胆子混进我盛世!”万演循声而去,果断提枪横扫。

   吟儿看他们四打一,本来想提剑襄助,但一来怕十三翼给林阡告状说她一有机会就动武,二来,她意识到自己错了,散谣的宵小怎么可能不避开她反而往枪口上撞?三来,看出这几个宵小衣服破烂、武功差劲、气质平庸,很明显非金非蒙……心念一动,连十三翼都没准上去掠阵:“万将军,放开打,他们全都不是你对手!”

   万演心里本还没底,听得这话,真像被师父喂了颗定心丸一样,精神抖擞,枪舞如轮倏然把几个宵小荡退,正想骂她“居然围观?不帮忙吗!”却就闻盛世军民一片叫好:“万将军威武!”“不愧是帮主的结拜兄弟!”

   “……”万演这才知道,凤箫吟比林阡还奸诈!自己的价值愈发重要,在这船上越站越拔不出脚!

   缓得一缓,那几个宵小纷纷跪地、惨声求饶:“万将军饶命!”“我等是环庆的难民!”“实在揭不开锅了,这才……”“观望观望!”

   吟儿原还怕尔虞我诈,忽见暗处人影一闪,分明是一个熟悉的身影,心底雪亮:原来是他……

   算起来有大半个月没见江星衍了——薛清越死于范殿臣之手的那日,那个简单、偏执、倔强、敏感的少年,应该是因为百里飘云再三吐露真情才决定做了夔王府的逃兵,然后又因为侠义心肠,一方面自己逃难、一方面还沿途搭救或整合了一些流离失所的难民、土匪……江星衍他自知是盟军漏洞不能回,于是不金不宋、无头苍蝇了许久,日前,闻知王冢虎战死、万演接手盛世、扬言中立于金宋,这才作为结拜小弟来观望、投靠……

   “主母,追吗?”十三翼问,他们也认出是江星衍。

   “不必,对他不能用强。只要我们走了,他会来找万演的。”吟儿说,那就也在我们的庇护范围内了。

   “凤箫吟,这就走了?”万演刚收了几个新寨众,回头看吟儿居然要走。

   “哎呀,恭喜万将军了。”吟儿驻足,回眸粲然,“主公既绝对信任,我没什么异议的。”

   “当真不怕我羽翼丰满,朝你们背后一枪?!”万演自己都说不好自己会不会重拾对曹王的热切。

   “背后一枪,也就那样。”吟儿笑着指向自己后背。

   万演微惊,记起凤箫吟在劝降河东五岳时,自己确实给过她背后一枪,她就算受了伤,也还是把赵西风给收服了。当时她吃了大梦丸几乎没痛感,反倒是万演自觉理亏、耿耿于怀了很久、所以在见到她的时候才不像对林阡那么排斥,否则,焉能一步步沦落此情此境!

   长叹一声,目送那悍妇远离:宋盟驯化敌人真有一套……

   抬眼望天:金宋共融,也许真有可能实现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